2020年6月8日 星期一

周一症候群

一大早,我是說那個天色微亮,但還看不見太陽的那種早,打開房間走進客廳,看到餐桌上還留著晚餐從菜盤上濺出的菜湯,部分已經被蒸發了。隨著目光,你看到地上,有若干團狀的毛,那是我們家的貓。她一定跟人一樣,遇到夏天想換上輕便的衣服,遠離悶熱。

沙發上的布墊和沙發在鬧情緒,糾結、扭曲,完全不服貼在沙發上,想必是坐完沙發的人,拍拍屁股就走了。
旁邊落地窗前有張書桌,擺著混亂的雜物,桌面上有密密麻麻的黑點,那是某個人用完的橡皮擦屑,但是書桌不會說話,也沒有密集恐懼症,桌子靜靜地承受著那微不足道的重量。
我想喝杯水,來到廚房,牆上吊櫃的玻璃窗沒有關,擺置其中的調味醬,昨晚肯定有不少客人。不鏽鋼笛音茶壺冷靜地坐在瓦斯爐上,出水孔的防塵蓋是開的,連茶壺都懂得要保持通風嗎?喔,還有,瓦斯爐管線旁的瓦斯卡榫,也是開的。
我強忍住拿起菜刀的慾望,事實上,刀具和一堆筷子湯匙混在一起,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發現的。
最後我帶上拖把和抹布回到客廳,把地上和桌上那不明顯的髒污清理了,因為我知道除了我之外不會有人發現。
我體貼的留下明顯的髒亂,希望把這畫面也分享給家人。
#週一症候群,來得太早,快點去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壓壓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