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

一年又一年

突然好想念Adele的聲音,從這首歌也不難了解,為什麼Bob Dylan能得到諾貝爾文學獎。
今年覺得台北人好多,天氣好到想吃冰。
整個年假我只聽到了一兩聲的鞭炮。
印象中過年首先會連續被大街小巷的恭喜發財歌轟炸,然後零星喋喋不休、擾人清夢的、該死的鞭炮聲。
到了除夕,天冷的只想趕緊回去吃年夜飯,下午祭祖、傍晚開動,然後聽總統大會報告,長輩們發表一些年度感言。
吃飽喝足了阿姨嬸嬸張羅著包餃子,我們小鬼們就去外面放鞭炮,然後收壓歲錢(再去買鞭炮)。
到了12點,元寶起鍋了,全社區的人都放鞭炮,那震耳欲聾的歡天喜慶,才有點把年獸嚇跑的架式。
今年還剩下了甚麼?剩下最多的就是我的回憶。
我得記下來,小時候的回憶已經漸漸地變成了空白,我還記得那些場景,但是大家的臉都已經變得模糊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