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

轉型正義何時去死?



我是說,偏見轉型後還是偏見,到底有甚麼好轉的?

把余光中打成威權附和者、白色恐怖加害者、抹掉他的文章,就正義了嗎?

我從來都反對推倒獨裁者銅像、中正紀念堂改名這種行動,不是因為要推崇獨裁者,而是因為我選擇要記住獨裁者。

我們應該擔心的是「遺忘」。

歷史的意義就是讓人們從錯誤中學習,如果你把錯誤抹掉了,要怎麼進步?

拿鄉愁來說吧,如果這篇文章在教材中,老師難道需要去宣揚黨國思想嗎?根本就不需要,相反的,老師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訴同學,這首詩的時空背景,然後正面的批判當年的黨國思想。

拿中正紀念堂來說吧,中正紀念堂從一個紀念偉人,到讓人們記住這位獨裁者,這正是中正紀念堂存在的意義。把它改名了或者拆掉了,後人要怎樣去了解獨裁、專制的遺毒?

鄉愁的最後一句,從現代的角度來學習,不是能讓台灣人感受更深嗎?

因為這最後一句現在已經變成了:我在這頭,台灣在那頭。

這就是詩人的價值,文學的價值,歷史的價值,獨裁者的價值,沒有任何一樣需要被抹除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