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

異形:聖約

工程師種族執著在演化,但是人類跳過了突變的階段,另闢蹊徑創造了生化人。
所以異形根本就是跑龍套的,大衛就是人類創造出來的宙斯。
令我費解的就是,如果大衛清楚明白了生命的有限,又何必繼續創造生命呢?
James Franco 的BBQ登場,揭開了悲劇的序曲,Billy Crudup對船員和自我的不信任,令人確信Ridley Scott希望你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是個絕望的故事,但不知道Ridley Scott有沒有意識到,對他而言這也是一部絕望的電影。
作為一部探討神性、人性的電影,其中的辯證太過薄弱,充其量只有適者生存。
作為一部恐怖電影,每當心跳要開始加速的時候,事件就結束了。
作為異形的系列電影,我終於完全感受到[異形:胎死腹中](網路謠傳的續集片名),的笑點所在。
Michael Fassbender對角色的詮釋無疑是全片亮點,但我相信這主要歸功於導演。畢竟,機器人不需要甚麼情緒起伏,只要嘴角出現一絲狡黠就夠恐怖的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