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

七樓娜娜系列|空房間6


6

我一直很好奇,大部分的人習慣在哪種氣氛下入眠?我記得小時候,睡覺前總得盯著家裡天花板上那兩根該死的日光燈。所以長大後,任何光線都會干擾我入睡,但是瞪著黑燈瞎火的天花板,又是一陣胡思亂想。

有沒有人知道,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?可以分清楚,這一秒還清醒,下一秒就進入夢鄉?就在我又被怪聲音吵醒的時候,腦袋浮現的依然是這個問題。

我伸手把床頭的鬧鐘抓到眼前,3點40分,數字閃著綠光。所謂一回生、二回熟,雖然上次是作夢,但我這次卻已有準備,將早上拆除隊沒帶走的一支長柄土鏟放在床旁邊。

手上有傢伙,膽子也跟著壯了起來,我開上燈,循著怪聲走去,小書房一片漆黑,卻傳出陣陣的沈重低吼聲,一對紅光在房間裡一閃而逝,我快步走出客廳,順手將客廳的燈也打開。

低吼聲漸漸清晰,一對兇狠的眼神出現在書房門邊,一張野獸的嘴顯露著寒森森的兩排尖牙,露出半截的頭,就比平常的狼狗大了一倍。

我的腦袋一片空白,但是腳下並沒有閒著,我舉起土鏟慢慢地退到大門口,和野獸保持著距離,沒等它撲來,我快速的打開大門閃出屋子,立刻將門關上。

連續猛烈的撞擊聲,迴盪在昏暗的走廊上,牆上插著一根火把,搖曳的火光只能照亮我身邊兩三尺。我心想,這一定又是個惡夢?

我的心神還沒有平復,門裡面的野獸,已經把大門邊撞出了一個缺口,野獸伸出手臂一般粗的爪子,在縫隙中瘋狂刨挖著。這到底是什麼怪物,竟然連硫化銅門都抵擋不住,很顯然不用多久,它就會衝出來了。

如果這是個夢,我應該可以輕易的擊敗它吧!不過恐懼還是佔了上風,我拿起火把,走到長廊中間,考慮走下樓還是往上逃。晃動著火光,只見樓下漆黑一片,還是去天台吧!緊急間,我只想趕快有個能躲避的地方。

碰!的一聲,那是大門被衝破的聲音,隨即,撕心裂肺的吼叫聲,充盈在走道中,我沒命的衝向天台,衝向逃生門。

一股外力把我拉出了樓梯間。

「小子,快出來!」

我重心不穩,撲倒在地上滾了幾圈,爬到遠處喘著氣,看到四周眾人舉著火把。

「把大網準備好!」一名中年大鬍子吆喝著。

六個大漢張開大網,罩在逃生門口,其餘的人在黑暗中也看不清楚,只聽見忽忽的風聲,個個凝神以待。

逃生門像紙糊的一樣,禁不起野獸的衝撞,向外彈開,只見六個人熟練的將大網迅速罩在那頭怪物身上,眾人立刻將火把伸入網中。

怪獸在網內掙扎、彈跳著龐大的身軀,發出悽慘的哀嚎聲。說也奇怪,怪獸被火把觸碰到後,身子就冒起陣陣白煙,不一會,網子裡面的野獸竟然從煙霧中消失了,只留下一灘深色的液體。

眾人小聲的交談一陣後,開始散去,我心中則充滿了無數的問號。

人群中有個似曾相識的臉孔。

「王伯!」我高興的對他叫了起來。

王伯隨即一呆,望向我眨著眼,表情充滿了疑惑。

「小李?是你?」他緩緩走到我身旁,對我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「這下可就熱鬧了,你們兩個…」王伯搖著頭苦笑。

「我們?」我問。

 王伯沒理會我,卻向人群喊著。「隊長回來了沒有啊!」

 「隊長今晚在鎮上,明天才回的來。」人群中一個年輕的聲音回覆。

 王伯看著我兩手一攤。「那得等明天了。」

 「明天?」我問。

 突然間,大樓一陣搖晃,遠處天空一片霞紅,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,前方眾人慌忙的跑進逃生門。

 「快,快進大樓!」王伯拉著我。

 我瞥見天空中好像有點點火光向我們落下。我想要閃躲,但劇烈的搖晃,讓人難以平衡,眼前又一陣黑暗。

 「該死!」我驚呼著從床上醒來。

 一隻纖細的手臂搭上我胸前,只聽見一個女子慵懶的聲音:「親愛的!你在喊什麼啊?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