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

五級颶風也要低頭



話說薔蜜在老美眼中是個能與卡翠娜相提並論的五級颶風,但是我們西太平洋每年都會出好幾個同等級的颱風,民眾應該已經習以為常。

不過,薔蜜昨天登陸前,的確是非同小可,我們台北已經很少遇到陣風那麼猛烈的颱風了,昨天下午,一陣陣的大雨強風,耳邊盡是呼嘯和門窗努力發抖的聲響,電燈則是忽明忽滅,主機的風扇也是一下快一下慢吃力的運轉,這種狀況下沒有不斷電系統真的很傷電腦,本以為這一次在劫難逃,停電應該無可避免,誰知道睡了個午覺起床,颱風竟然消失了。

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

生態浩劫 之 二


 

還記得上次那可憐的蜘蛛嗎?請參考上集

如果有人想知道「喇牙」是甚麼玩意兒,請參考 海大 的 Spider No Man

經過我詳實的調查後,確認上次的犧牲者是「蜘蛛」,絕不是「喇牙」。

因為在稍後慘絕人寰的大戰中,我與「喇牙」也有一面之緣,雙方只過了一招。

 

她的種族天賦可以讓敵人感到「恐懼」,施法時間:瞬間。

而我在毫無準備的情境之下,被她嚇死了兩百萬個細胞。

當然我也不是好惹的,強忍著想尖叫與逃離家門的沒出息念頭,我本能地拿起手邊的報紙給她一記「順劈斬」,我甚至聽見她微弱的哀嚎。

備份SP的文章|搬家到痞客

 

好啦我承認這是一篇置入性行銷,備份SP的文章,方法何其多!為什麼要搬家到痞客呢?

好處有幾個,首先這個備份的方法,恰恰符合「匯入」痞客的格式,再者,痞客還提供「匯出」的功能,所以在SP經過此一偷龍轉鳳的方法後,我們的文章將來就能隨時或者定期從痞客「匯出」,以防哪天遇到外星人綁架,我們還可以使用大絕招「匯入」最新的備份,避免多年的回憶,就此大江東去。

基本上,備份沒什麼難度,感謝「偷尼出奇蛋」寫的備份程式和詳細的教學,我提供的是自己遇到的經驗。

秋|Fall

 

落下的,是準備結束的生命,令人不得不回頭看看,充滿懷念與失落的哀愁。

收穫的,是整年辛苦的果實,令人望向遠方的寒冬,充滿感恩與滿足的自信。

第三季讓人變的緩慢,心中計算得與失,腳步反省對與錯,摩拳擦掌還是掩面而泣?或者面對一如往常的日子,無動於衷。

 

心機很重的轉址設定


 


這篇純粹是服務SP的鄉親,「心機很重」是nanako說我啦,不是說這個「服務」的心機很重:P


 


WREdirectr這個轉址服務已經很老牌囉,剛好最近有需求,所以就設定來玩一玩。


 


按照網頁的教學,很簡單就能完成,這裡也有詳細的教學,我只補充幾個自己使用的經驗。


2008年9月25日 星期四

黑心政府官員|全面下架

昨天午間新聞,記者詢問宋晏仁關於2.5ppm標準一事。

 

他回應:許多容器也會釋出三聚氰胺,有可能因此導致送檢產品發生誤判。

 

難道我們沒有「複檢」制度嗎?再者,某些皿器釋出三聚氰胺,那是和產品本身的製作材料有關,能與奶粉和植物蛋白混為一談嗎?

 

一個完全不屬於奶粉與植物性蛋白的化學成分,憑什麼被當作「可容許的成分」出現在正常的產品中?

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

馬英九這次拿不出魄力你準備下台吧

 

韓國牛肉事件沒讓你學到什麼嗎?

 

昨天晚上我看到新政府上台以來,最無恥的一件事。

 

衛生署宣佈:三聚氰胺標準放寬

 

你們在開什麼玩笑?國人憑什麼要接受這種毒藥?

 

「三聚氰胺」是此類產品的「必要之惡」嗎?是能容許摻入的玩意嗎?

 

鄉親們|我多了一個家

 

 

眼尖的朋友可能發現了,我的SP最近已將「回應」功能關閉,主要是因為我已經對那些天殺的廣告留言束手無策。

 

一方面我擔心砍的不夠快,另一方面又擔心那些網址會不會有什麼病毒、木馬的,不希望各位意外中獎,當然,最慘的還是我們SP砍垃圾留言實在是太慢了。

 

醞釀備份的部落格也有一段時間,在我優柔寡斷、謹慎小心的選擇後(主要是很懶),決定落腳在剛剛才大地震完(改版)的痞客。痞客也有致命的缺點,主要就是相簿太小,不過這點可以透過其他的方法來彌補。最棒的是,痞客可以透過很簡單的方法,「完整」將SP的文章搬過去。

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

螞蟻的逆襲

 

一般來說,大部分是我寫文章來解決問題,但是這篇我是來向各位求助的。

 

熟客都知道,我們家每年都有生態浩劫,大戰雖然僵持不下,不過大部分都是我佔了上風。

 

今年的戰事非常不利。

 

宗教與信仰

 

人類的文明史上,宗教與信仰永遠都佔了相當的比重。

 

同樣的內涵也發生在我家。

 

有一陣子我迫切需要行銷知識,無論是與同學商借,或者到圖書館挖寶(通常經由這兩種管道的書籍,我最後都會忘記來源),還有一些就花錢買回家。

2008年9月15日 星期一

意外


有幾份針對大難不死的倖存者所做的調查顯示。

有相當高百分比的受訪者表示,他們在該災難發生前,曾經在腦中預想過該如何從災難中逃生。

邪惡終將自相殘殺

 


 

到底誰錯了? 民主制度並不是完美的,而就算在民主法治的世界中,[道德]依然是主宰人們行為最重要的標準。

法律永遠有漏洞,制度永遠不會完美。 我們的政治與社會亂象,顯示出一個相當重要的議題----[道德淪喪]

2008年9月12日 星期五

遺忘與被遺忘

當我醒來的時候,他們說,我成為「被遺忘者」。

「天譴軍團」入侵的時候,我帶著孩子們逃向西方,我的男人在東邊戰鬥。

我可憐的孩子啊,一切都來得太快,他們搶走了我苦命的孩子。

我苦苦哀求,但是天譴軍人那空洞的眼神中,看不到慈悲,只有深邃的黑暗。

我拼命抵抗,軍人將尖刀刺進我的心臟,然後他們已經沒有肌膚的下巴,發出格格的笑聲。

躺在鮮血染紅的地上,最後一口氣從胸口釋放出去,我努力睜開眼,天空蔓延著被污染的黃褐,像濃瘡般流動。然後是無盡的黑暗。

2008年9月11日 星期四

2008年9月10日 星期三

有司法就有正義?

拿道德來批評政治人物,會不會太過做作?道德是一種純真?理想化? 有網友提出這樣的問題。

如果有機會問問宋楚瑜或者吳敦義,將來還可以問問看陳水扁。

看看「道德」是一種做作又虛幻的純真理想,還是血淋淋的教訓。

有多少政治人物,被「道德」定罪?賠上一輩子的政治生命? 沒錯,在政治界打滾,誰都有缺點、都有弱點,但是道德永遠緊緊的綁住他們。

絕對的權力,需要絕對的限制。有特權的人,更受高道德標準的約束。

陳水扁VS中華隊

這兩天,這兩項頭條,讓我有一種感慨,好像走入低潮的國運一般,提不起興致來。

談棒球,今天我已經看到許多失望、不滿的聲浪。我們那屢屢展現國魂的運動,如今江河日下,走進了窮途末路,下一屆奧運還有沒有棒球這個項目都說不準,更不用說我們脆弱的職棒環境。

觀眾不去看球,是因為觀眾的錯?還是棒球不再好看?我不認為這是個雞生蛋的問題,我肯定是棒球越來越不好看了。不好看的原因有很多,除了球員的素質,大環境的氛圍,當然還有更多比棒球好看的誘惑,正在瓜分已經不多的觀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