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15日 星期五

把夢還給我

牆壁散發日間吸收的能量,熱氣在房間遊蕩,潮濕沈悶。

我的睡眠,變成不連續的分解動作。

睡吧、醒吧,意識從瓦解中恢復,又被瓦解。


黑夜裡的不明光源,用那黯淡、隱晦的眼神巡邏。

香菸頭努力迎合呼吸,閃耀興奮的火紅。

煙隨著熱氣,迫不及待的飄升,除了天花板無處可逃。

熱的能量終究消散了。

燃燒後的不甘心和空氣結合,控訴著我。

可怕的灰燼散發惡臭。

是我回敬自己,清醒的惡夢,作為失眠的補償。 隨

筆於神智不清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