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

太空堡壘卡拉狄加|Battlestar Galactica


battlestar_galactica_630px

這幅模仿達文西「最後的晚餐」的宣傳照,說明了BSG與一般科幻影集的截然不同。 



 國內原譯「2005星際大爭霸」沿用八零年代的同名太空科幻影集。

新版太空堡壘卡拉狄加,以下簡稱BSG(Battlestar Galactica的縮寫),有別於舊版的星際大爭霸、星際大戰、長壽的星際奇航記與巴比倫五號,BSG是少數沒有「外星人」的太空科幻片。

事實上BSG的故事主題比較類似「魔鬼終結者」和「駭客任務」,人類被自己創造的機器人統治、摧毀,只好努力「生存」與其對抗。

2003年,美國科幻頻道以78年的星際大爭霸原著為背景,拍攝了兩集共三小時的短篇,極獲好評。2004年底,新一代的Battlestar Galactica影集終於登場,開播至今已經發行了四季,09年將會播出第四季的最後10集,據說第四季也是最後一季。

人文

Battlestar Galactica 被影迷推崇的原因,不是那及格邊緣的特效和戰爭場面,而是「人性」與「神性」的探討。

賽隆人,這個被人類創造出來的「東西」,在劇中可以視為一個「活生生」的種族,這些機器人幾乎是百分之百的理想主義者。

為了超越人類,他們創造出半人半機器,和人類一模一樣的新賽隆人,而且賽隆人被消滅的時候,會將這一代所有的資料傳送到另一個新的軀殼,換句話說,他們不會死去。從人類的角度來解釋,這永生不滅,幾乎與「神」無異。

賽隆人不但會反省,他們甚至希望挽救人類,而人類對機器人毫無仁慈的恨意,也像兩個種族間永遠無法化解的巨牆。這反應了一種人類真實的優越感,我們不會輕易的向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屈服,就像父母從來不願意面對長大的子女,而子女們在潛意識中常希望挽救他們的父母。

有一派心理學家認為,子女對父母的崇拜,導致他們極不能容忍父母的錯誤,於是某些子女會試圖摧毀父母的惡,為他們自己創造一個更完美的形象。我相信父母在不知不覺中常將自己的孩子視為一種救贖,希望子女不會犯相同的錯誤,比自己更優秀,而這種投射,也可能導致相同的結果。

 

 

政治

BSG中,艦隊的指揮官並不是純然的領導者,最高統帥是依照殖民地憲法所產生的總統來擔任,當然,在這種非常時期下,總統需要軍方的支持。

 

國家在任何非常時期,都需要軍方,這幾乎是千古不變的真理。但是軍人是不是因此就主導國家?第二季有一個關鍵時刻,劇組人員似乎想讓軍人呈現一種「憲法維護者」形象,來闡明軍隊國家化的真諦,但隨後而來的災難則說明了實踐「民主」必須承擔的苦果。

 

賽隆人則是「理想化」的集體領導,沒有明確的領袖,由「形勢」來主導他們的策略,他們沒有利益上的衝突,而所謂的「政敵」絕不因為「失勢」而被消滅(因為他們可以不斷的重生)。這種「冷靜、理性」不斷學習、近乎完美的領導型態,最終會帶領賽隆人走上怎樣的道路?2009年就能真相大白。

 

 

道德

如果說人類真有什麼能在萬物之上驕傲的事情,也許就是「道德」這件事。在凋零的艦隊中,人類為了生存,必須體驗各種「道德」上的挑戰。

 

軍人看待死亡是很單純的,拿起槍、扣扳機。這次不能為國捐軀就是下次,總之,你死定了。

 

影集裡,這種感覺營造得非常成功,每個人都活在明確的滅亡威脅中,相對的,「道德」就變的相當薄弱,在「生存」的前提下,許多議題都沒有轉圜,同時,這種形勢也突顯出,哪些「道德」是人類不能捨棄的,是這些最基本的「價值觀」延續了人類的文明。

 

為了追求完美,賽隆人創造了與人無異的新一代賽隆人,其中竟然有突變種,他們也受「道德」上的約束,無疑替這個沒有靈魂的種族,埋下無法預測的爆發能量,而賽隆人對於「真神」的追逐,我認為是劇組另一個尖銳、有趣的諷刺。

 

 

軍事

戰爭,在這部影集中算是最薄弱的一環,拘泥於原劇的思維,人類有大砲主義下的戰艦 Battlestar ,具有致命的火力、厚重的裝甲、為數不多的艦載機。賽隆人則是以容納成千上萬戰機的航母為主力。

 

航母 VS 戰艦,現代戰爭中這幾乎是一面倒的結局,不過,當兩邊都加上了「空間跳躍」的能力,戰艦似乎又比我們的認知更為機動、更為致命。

 

但別忘了這是一部哲學意味濃厚的影集,套用佛洛伊德的說法,將Battlestar當作陽具,賽隆人的航母當作子宮,符號解釋才能為影集中貧乏的戰爭兵器自圓其說。

 

 

後記

Battlestar Galactica 雖然作為一部科幻影集,但是編劇常常融入現實,將美國在世界各地發生的時事做結合,透過影集表達立場,也有另一番有趣的反諷和省思。


1 則留言:

  1. 看完那部前導片
    再回頭看你這篇文章蠻有意思的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