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5月22日 星期四

搬家|造物主傳奇





這是一種從舊的地方遷徒到新的地方的一種行為,是受憲法保障的權力。  


是我尤其害怕的一件事。 


我記得還小的時候,有一段日子住在阿姨家。 


她們家有個奇怪的習慣,不定期總要搬搬家,有時候搬到公寓,有時候又住平房。 


也許,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對搬家這件事,有抵抗情結。 


國中以後,我開始過著外宿的生活,有時候住學校,有時後租房子。 




我的行李一向不超過一個背包。 


每次搬家,帶不走的我就捐給後人(噓!其實是把垃圾留給他們)。 


你知道,其實搬家並不可怕。真正恐怖的是那些要搬走的東西。 


我認識一個女人,她從前也住外面。  


有時候遇到房東擺爛,或者工作需要,總是要搬。 


小雅房,或者小套房,也不過就是一張床加上少許的活動空間,這個可怕的女人的家當,竟然需要兩卡車,而且東西越搬越多。 


我就搞不懂。 


直到有一天,大難終於來臨,這個女人終於要把那些可怕的家當搬到我家來。 


極簡風,變成歷史洪流中的一抹淺淺的回憶。 


現在的我家,有一種復古的光華風(就是地下室一堆書灘那種感覺)。 


走路要小心碰倒左一落的書、右一疊的筆記本,房間的各個角落,總會莫名奇妙的[長]出新的玩意,一年四季都能越長越高,令人讚嘆[造物主]的偉大。


人事依舊,景物全非... 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