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進化論



 

達爾文的進化論,開啟了科學與神學的聖戰。

但是真正讓我感到有趣的是,Natural Selection。

經過中文的潤飾,變成[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]。

我們的文字之美,在此算用的淋漓盡致。

大家都記得達爾文,卻沒人記得這個中文翻譯是誰的傑作。

我一直認為華夏文化與西方文化的差異在於,東方講究寫意,西方訴求寫實。

意境與現實沒有爭議,各有美妙之處。


我再引述約翰福音的第一章:

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,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, and the Word was God.

太初有道,道與 神 同在,道就是 神 。


這應該就是全球化的真諦---相同的,卻又不盡相同。

文化還是佔了上風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