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夜半驚雷潑啦客

最近梅雨下的兇狠,大半夜常被雷打醒。


 


這雷像是打散了人的三魂七魄,醒來之後我就覺得像個遊魂,有一部份還在夢裡面,有一部份已經清醒,還有一部份,早就不知道飛去哪!


 


常聽政治人物說要放空自己,我現在就處於一種放空的狀態,這時候最適合幹嘛?當然是鬼話符一番,看看裡面有沒有明牌。


 


鬼話 


很多人都玩過了吧,「波拉克」風格的FLASH網站,進去就開始畫,畫到開心再按PrintScreen鍵,把圖貼到小畫家或者任何你想貼的軟體。雖然畫賣不掉,但享受一下當個潑啦客也不錯(波拉克的名字取的真好,按照我們東方人的話,大概就是注定要搞這個,一切都是命。)


 


Jackson Pollock,也是個倒楣的藝術家,就是生前不得志,死翹翹以後,作品的價值卻年年創新高那種。像畢卡索那麼好命的大概也沒幾位。


 


總之,小時候老爸就說過,當個畫畫兒的誰也養不活,我也謹記在心。現在畫畫,大概是彌補一下童年失歡的空虛....也許,現在寫文章也是這種心情吧。


 


雨繼續起勁的下,我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,非常適合一首詩。


 


「黃梅時節家家雨,青草池塘處處蛙,有約不來過夜半,閒敲棋子落燈花。」 宋    趙師秀


 


 


差不多該上床找回自己了。


 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