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煉獄

 

Server 5 煉獄

我的工作很簡單:住廢棄社區中的一個房間,每天在特定的時間吃藥,然後製作紀錄傳回公司。

 

寫報告是一種惡夢,我這輩子最害怕做的幾件事情中,寫報告絕對在前五名。但是還有一種事情是我最最害怕的:就是每天過一樣的日子。

說起來,大家都一樣,每天都過著同樣的日子,如果我們不能在這樣的生活中找到樂趣,那就是活在「煉獄」裡面:承受一種累積的失落感,對人的身心是一種折磨。

東西文化,對於人死後會去哪?有類似的說法。佛教徒說是極樂世界和阿鼻地獄,基督徒說的是天堂和地獄。但人死後還有灰色地帶,你有注意過嗎?

我們東方人一向有認知,對於有冤情的、無辜的,或者怨念特別重的人,死了之後,他們不能去極樂世界,地府也不收留,只好遊蕩在人間,做甚麼呢?有的要洗刷冤情,有的要尋找替身。總之,他們要對自己的「死」做一個了結,人就算噘了,也吃自我實現那套理論。這樣「氣」才會散,才能徹底的離開人世。

基督教文化裡面,人死了之後也不一定直接上天堂或者地獄。帶有點異教徒文化的西方人,也和東方人有類似的認知。然而,天主教為這樣的灰色地帶找到一個界定。

教廷認為,聖經中提到人死後有幾種監獄,其中最為人所知的便是「煉獄」。

「煉獄」是一種已經確定能得救的人所待的監獄。待在這邊幹嘛?當然是要贖罪囉。

 

路口賣麵的老張,是個賭徒。這陣子,我常去他那吃午餐,他們家的牛肉麵確實不錯,但是店裡面,我始終找不到一般的報紙,全都是明牌報。從每次他都會親切的問我麵和湯夠不夠,或者偶而送我一盤小菜來推斷,他是個好人。但他是賭徒,他有罪。

將來老張的靈魂很可能就來到「煉獄」,他每天都會拿到一張彩券,然後看到電視轉播:今天的頭彩號碼是.....。老張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,號碼竟然和電視完全相同,心裡只想到:我終於出運啦!然後他看到彩券的日期是三個月前,已經過期了......。

就是這樣,他每天都要來一次。當然,如果老張還合併有「酒鬼」這種罪的話,他這時會想拿起那瓶最心愛的高樑,然後好好喝上一醉,結果發現那滿滿的一瓶高樑竟然倒不出一滴酒來。過了幾百年以後,老張終於把罪贖完,才能上天堂。

 

當然啦,這種「煉獄」當場就把中世紀勇猛沙場的戰士嚇得屁滾尿流:老子一生為教會貢獻,結果到頭來還要去「煉獄」給人殺個一千幾百年,那還得了!教廷從善如流,開始發行「贖罪卷」,後來掀起了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,這是後話。

 

總之呢,我為什麼害怕每天作同一件事,然後累積同樣的失落,你應該曉得原因了。

這裡的工作是那麼的簡單,我卻開始有一種無力的挫折。

 收藏煉獄至您的HEMiDEMi線上書籤+收藏煉獄至智邦MyShare書籤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