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第一天


 


Server 3


 


我一直在想何時要回來完成這個故事。


 


按照我和她的約定,就是今天吧。


 


在我離開她,或者說離開自己之後的某個悶熱的下午,我被允許重新回來訴說這個正在發生的故事。


 


 


第一天在那個房子裡。


 


我打開電腦,然後開始瞭解這個我將來必須居住的地方:很簡單,一間廚房、一間浴室。還有一間甚麼都有的客廳兼臥室,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單人套房。


 


這裡沒有瓦斯,只有電熱水器、電茶壺、微波爐、電爐。不過,我也不是個喜歡自己弄吃的人,只要有熱水洗澡就足夠了。


 


我回到桌前,電腦桌面像房間一樣乾淨,我開始移動滑鼠,熟悉這個不多話的朋友。


 


我心裡想著那個才離開沒多久的女孩,感覺遺漏了些甚麼?是她的名字,但是問了又怎樣?可能覺得直接問太失禮,所以這個想法到現在才冒了出來。


 


但我正在用她的電腦不是?心思轉變,手指也開始帶領滑鼠、指揮鍵盤。檢查一台電腦處於甚麼狀態,對於一個像我這樣常用電腦的人來說,是一種習慣。十五分鐘之後,還是一片空白。也許我可以試著恢復某些已經被刪除的檔案,但是我缺乏工具。


 


當然,我可以上網尋找一些合適的軟體。但不知怎麼的,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這個房間。應該是到了新環境的一種焦慮,我閉上眼睛想著這份不可思議的工作。


 


 


三個月前,我正在網路上應徵工作,一兩個禮拜面試的經驗都不太理想,然後我收到了這一封電子郵件,應該是一間外商公司。他們正在尋找幾位健康但有睡眠障礙的年輕人,配合進行幾種更新的治療,同時還可以領取相當不錯的報酬。


 


這種工作我聽過,年輕的學生為了打工賺錢,以身試藥,結果把身體搞慘了。我原本應該立即刪除這封郵件,但看完之後,發現原來是經過我的主治醫生推薦之後,他們才發信的。


 


我的醫生,一直對我的憂鬱症合併失眠束手無策。持續使用高劑量的安眠藥,對我的身體也是相當大的負擔,我的醫生建議我嘗試新的治療方式,這也是合情合理。我在電話中更確定了他推薦我的原因,於是我決定參加這個計畫。


 


 


這間公司在國內只有辦公室,最近的營業據點在新加坡,我感覺他們對於安排我參加這個計畫是非常慎重的,有兩位高階主管特別飛來向我說明這個計畫,然後又安排我去新加坡做一整套複雜的檢查。


 


我住在非常舒適的飯店,食衣住行都有人打理,這種快樂的日子差不多有兩個禮拜。期間,我也初步瞭解到這間公司是由各國研究機構與藥廠,還有某些企業合資的一個以研發新藥與治療方法的企業組織。然後我們簽約:為期兩年的治療計畫,每個月有一千五百美金的酬勞、另附高額的保險。


 


他們強調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睡眠障礙研究計畫,參加的人遍及世界各地。他們保證透過這個研究,科學家和醫生能夠完全治療我們的睡眠障礙。我也很有信心。


 


這項計畫還包含數個必須配合的實驗:例如獨居對病人的影響,特定的環境變數等等。回國後,在他們辦公室的安排下,我終於來到這裡。


 


 


天色漸漸的暗了,我環視房間,家具被拉長的影子,像極了一種不願離開的依戀。


 


今天我離開了我原本的生活。


 


 


延伸閱讀:SERVER


 收藏第一天至您的HEMiDEMi線上書籤+收藏第一天至智邦MyShare書籤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