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生態浩劫

我不知道那些有機會去外面看看的人,拍些高樓、山水、黃昏、早晨,回來之後是不是也很滿足自己的旅行。多半是吧,我想。

 

今天,我突然將注意力轉到了室內。

 

原因是一隻超大的八腳昆蟲,從我視線的角落快速穿越。她最後停在我的正前方,象牙白牆壁上。透過桌燈,她的影子更顯得張牙舞爪。

 

也許,她知道我的眼神中出現了不仁慈,她小心翼翼不敢亂動。

 

我記得,兩三個禮拜前,牆壁上常常會出現比她還小很多的類似昆蟲,不經意的,她們都被衛生紙包裹,下葬到馬桶中。但是這隻不一樣,很明顯的,她是逃過我家生態浩劫的倖存者,並且成功的獲得相當充足的食物。

 

同一時間,我想起兩三個禮拜前,還有另外一種昆蟲,她們拖著蒼白粗糙的殼,其實有點像是發了霉的小號南瓜子。露出小小的頭,然後努力向天花板爬著,接著,她們等待完全變態的過程,最後,是一種和蚊子差不多大小的小蛾得到了重生。

她們消失了,和蚊子一起神秘的失蹤了。

 

就在我陷入這個迷團中,分心思考的同時,她移動了腳步。而我的手,和手中散發著異味的脫鞋,沒有給她機會。她不甘心的腳還在抽搐,但已經不構成威脅。

我開始檢視牆壁的角落,你必須很仔細,才會發現那些結構相當完整的三維建築。

所以,也許是她,為我解決了惱人的飛蟲。

 

但是,她也強大到開始準備擴張自己的家族。

 

在我看來,這一季的演出已經落幕,她被無條件解雇了。我慎重的以白色為她包裹,感謝她的付出。

 

她這麼大膽、唐突的從我眼前掠過,也許有更重要的原因。不可能只有她,是她的家族,還是鄰居,我想多半是近親。

 

我快速的將現場清理完畢,牆上的鞋印已不復見。也許要用科學儀器,才能檢查出命案現場的端倪,但我不在乎,這些傢伙必須離開。

 

今年的早些時間,我和螞蟻、蟑螂的大戰已經結束。

 

但是蜘蛛,這麼高貴的敵人,我卻很少有機會面對。

 

它們善於隱藏,極有耐心,又可以解決討厭的飛蟲,但這樣的貢獻還不夠換到一紙和平協議。

 

戰火從書房中蔓延開來…..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