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日記

說到底,我還是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啊.紀錄自個是一個怎樣的心態?或許就是因為想不透,或者說根本沒必要想,這行為才變的有趣.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