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自我實現的承諾

一陣劇烈的咳嗽,伴隨著馬克杯的咒罵聲。

 

他盯著天花板。眼皮不自主的縮小視野,這已經是一整晚,第五次醒來。

 

馬克杯,翻起身,但左臂劇烈的酸痛,讓他的五官糾結。

 

喉嚨,因為冷氣房中過份乾燥的空氣而脫水,吞嚥變成了毫無意義的下意識動作。

醫生囑咐必須要多喝些溫熱的開水,馬克杯帶著見底的保溫杯來到廚房。

 

他必須非常努力,因為堵塞的鼻子,會讓喝水這個動作變的窒息。每次喝完水,胸腔則因為汲取氧氣而劇烈的起伏,伴隨著嘶嘶聲,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。

 

積存在鼻腔中的液體無處宣洩,讓馬克杯的視線感覺模糊,好像沈入三千米的深海。

 

外界的聲音被隔絕,他被孤立在來回的低頻耳鳴聲中。

 

馬克杯必須仔細想想最近發生的事情。

 

首先,他想起了一本談到「思想」是一種能量的書。然後,半個月前,馬克杯讀完了一本關於流行性感冒的醫學歷史書。

 

他很確定,喉嚨是在那個時候開始不舒服。

 

接著,馬克杯又看完一本關於「奈米」技術的失控,並藉由「分散運算與集合」讓單純的行為變的複雜。

 

結果,他的電腦也跟著在隔天暴斃。

 

照這麼說來,思想是一種能量,這些連貫在一起的怪事,讓馬克杯推論「自我實現的承諾」也許就是這麼回事。

 

這會兒,馬克杯想到,今天下午在影片店中找不到那部關於一棟被詛咒的豪宅。傳說,這棟房子必須一直蓋下去,女主人才能平安,就在男主人死於非命之後,女主人也宣告失蹤。而這房子,聽說就自己蓋了起來,一間接著一間,進去的人,常常找不到回來的路。

 

現在,馬克杯感覺臉上潮紅發燙,而四周的空氣又冷了起來,是發燒,還是...

 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